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• 简体
  • 繁體
  • English
  • 七年之癢 深港合作如何求深入?

    作者: admin   来源:南方日报   阅读:220   时间:2017-01-16

    2017年,香港回歸20周年,也是前海“深港合作年”。

    近日,《關於港深推進落馬洲河套地區共同發展的合作備忘錄》簽署。深港將在香港落馬洲河套地區合作建設“港深創新及科技園”,推動其成為科技創新的高端新引擎、深港合作新的戰略支點與平臺,共同建設具有國際競爭力的“深港創新圈”。

    前海的深港合作即將進入“7年之癢”的關健節點,香港河套的加入,將會如何助力深港的合作更上一層樓?

    前海今年核心任務:深港合作

    新年伊始,前海黨組擴大會議就把2017年確定為前海“深港合作年”。會議強調,要把“深港合作”這一核心任務突出出來,作為各項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。全局要圍繞深港合作來做文章、抓工作、出成效。要做實五大抓手,堅持四個統籌,做到“制度創新要統籌佈局,新城建設要統籌推進,安全風險要統籌監管,人力資源要統籌使用”。

    在具體專案上,會議指出,重點是做好貿易便利化指數、金融跨境指數、法制環境指數等三大指數發佈,做好合作區擴區政策、金融改革政策、自貿區條例政策等三大政策創新,推動港交所聯合交易中心、深港基金小鎮、金絲雀碼頭金融合作等深港合作專案啟動,辦好外洽會、自貿片區掛牌兩周年和深港合作區成立七周年活動,推動新城建設、提升新城環境和優化新城形象。

    自2010年獲批成立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以來,前海的深港合作已有6年。今年是香港回歸20周年,深港合作區進入“七年之癢”。深港合作下一步的方向會是什麼?

    前海創新研究院院長陳耀坤認為,兩地的合作深度應該是更深,應該更開放。“我個人認為,在境內目前所有獲批的自貿區中,前海應該是條件最好的,甚至比上海還要好,因為有香港一起做,所以不要把前海的香港概念淡化。”陳耀坤對前海很有信心,他說:“前海應好好利用跟香港的關係,否則與深圳其他片區將沒有區別。同時,前海也是一帶一路的支點,是企業走向東南亞最重要的一個門戶。”

    前海+香港這個文章怎麼做,陳耀坤認為,在第一波中國內地的經濟騰飛中,香港通過製造業,扮演了重要的角色。現在是中國內地經濟的第二次騰飛,香港可以在現代服務業和前海結合,繼續深度參與。香港的經濟目前也遇到了瓶頸,通過對接前海,也可以為香港經濟找到出路。“香港的地理位置是最大的優勢。但是不同的時間、地理位置,要和不同的世界對接。以前是美國、歐洲,那麼現在的機會就在中國內地,就在一帶一路的東盟國家。”陳耀坤總結道。

    陳耀坤還認為,香港這幾年的問題就是教育沒有做好,市場那麼小,大家就只講貿易,殊不知現在的社會發展就是科技的世界。深圳最大的優勢就是科技創新,這完全領先於香港,尤其是投入的研發比資源。這個研發比在香港只有0 .7%,而深圳是4%,如果把企業的投入也放進去,肯定還要超過這個數字。所以,陳耀坤覺得兩地應該有很多科技合作,把香港的商業條件和深圳的科技條件疊加起來。

    深港創新圈:香港可借河套對接前海

    而對於深港兩地來說,深港合作1+1>2的效應不僅局限於前海。

    在日前舉辦深港合作會議上,兩地簽署《關於港深推進落馬洲河套地區共同發展的合作備忘錄》,宣佈將在落馬洲河套地區合作建設“港深創新及科技園”,推動其成為科技創新的高端新引擎、深港合作新的戰略支點與平臺,共同建設具有國際競爭力的“深港創新圈”。

    廣東省委常委、深圳市委書記、市長許勤在會後表示,深港在河套地區合作共建港深創新及科技園,一方面能夠充分發揮香港的獨特優勢、利用香港對外合作的基礎,吸引國際科技創新資源進入河套地區;另一方面也有利於深圳科技人員便捷進入,積極參與區內科技創新活動,使得深港雙方科技創新優勢與國際創新資源充分對接;同時還可以充分發揮深圳市場化程度高、產業配套完善的優勢,促進科技成果產業化,催生新的消費市場、滿足新的消費需求,實現科技創新轉化為經濟成果、經濟成果激勵科技創新的“正向迴圈”、“正向激蕩”,大力促進兩地經濟、科技發展。

    對於河套發展,香港人李德豪認為對於香港科技企業是個極大的利好。

    “香港有種子,沒土壤。”李德豪認為,香港是一個成熟的城市,但成熟就意味著核心的東西很難創新,很多創新企業技術很好,但是市場賣不動,那麼河套就是很好的一片土壤,可以讓這些創新科技萌芽。

    李德豪是深圳市前海雲端容災資訊技術有限公司的創辦人,也是最早在前海投資的香港人。他直言,現在很多香港人的眼界不夠,河套正好是一個窗口,給他們打開眼界,見識內地的市場。而且,通過河套,香港科技企業可以隨時起用深圳研發和市場兩個方面的人才,迅速對接上內地市場。

    “對於很多香港人來說,過關是很大件事。”李德豪分享了他的觀察,他說:“其實100個香港企業裏,有20個應該是想到內地來發展的,但最後敢拿真金白銀到前海投資的可能只有5個。”對於河套的定位,他認為,這裏可以成為香港企業進入前海的“孵化器”,香港企業可以先在這裏試探,走出第一步。

    河套的土壤如何滋養深港合作?專注於供應鏈金融的深圳企業優鏈創始人高偉認為,從深層次看,河套地區的優勢,可能首先還是在香港貿易的承接上。多年來香港作為金融中心,其背後其實還有一個物流中心的身份在支持。但是近年來香港物流綜合配套的功能在下降,河套地區正好可以承接。“科技需要金融撬動,基本的傳統物流是金融的載體,所以在物流優勢回歸上,河套有想像空間。”高偉認為。

    對於河套和前海的配合和疊加,高偉的理解認為,前海的關鍵字更多集中在金融、高端、綜合的維度,而河套主要是非金融功能的承載。
    Share |

  • Prev: [ 創意產業動態 ] 恒大四大“嚴苛”要求瞄準迪士尼,將在鎮江落地
  • Next: [ 我會動態 ] 2017中國國際福祉博覽會推介會於1月13日完滿舉行